咨询预订电话: 0576-86598151,86598150
美文
一个古老而陌生的地方——温岭
添加时间:2015-03-24

作者:缪连民  华东师范大学大中文系毕业,著名作家,

著有小说《在这片土地上》,求真阁古玩鉴赏馆员


  缘于交通的不便吧,人们将它忘却已经一千四百年了,以至于翻开《中国名胜大词典》,却找不到关于温岭的记载。在改革开放的三十年中,经济发展了,高速公路形成了,旅游爱好者们组成私家车队,去寻访新的旅游景点,这才发现了这块古老而神奇的地方,被这里的山山水水所吸引。十年前,温岭市政府为打造新型的旅游城市,迈开了坚定的步伐,2009年9月19日,我参加了“论景温岭——建国六十周年上海文化人士写温岭”活动。              

  经过五个多小时的车程,中午时分就到达了温岭长屿硐天的景点。午餐后我们就向景点出发了,眼前是一片崇山峻岭,似乎与其他的山峦没什么区别,我开始有些怀疑了,这样的景观能吸引人吗?但当我进入小石门后,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温岭人的祖辈很早就开山采石,出海捕鱼,说起开山采石,温岭人就是与众不同。从两晋,也就是公元四百年起,温岭人就在这里开山采石,算起来,与敦煌石窟的开凿是同步的,所不同是,敦煌创造的是千佛洞,而温岭的先民,在充分利用矿石资源的情况下精心设计了一个旷世杰作——长屿硐天。何为古老?从设计到完工,已经历一千五百年,其工程之大,人力之多,时间之长,绝对是世界之最。它能将上海的国际饭店装进洞内,能将四川乐山大佛请进洞窟,这是一座洞窟艺术的宫殿,它将凿下的石料运出洞外加工成可移动的石文化。在这座巨大而精致的石窟宫殿里,我被先人的意志和智慧所征服,因为,长屿洞天的石窟宫殿,反映了温岭人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个性。

  温岭,地处浙江的东部沿海。一千五百年过去了,方山还是那个方山,其地形外貌还是那样的端庄而秀丽,可以说,与当年定居会嵇山阴时王羲之游览长屿硐天时没什么大的变化。这是因为温岭的先民在长期的劳动中,与自然界产生的一种审美意识和环保意识,宋代皇帝宋徽宗是位艺术家,他的花鸟画和瘦金体为后人所敬佩。长屿硐天的石窟艺术,始于宋代,采用了井下方式的采矿工艺,我想长屿硐天为什么如此完整,这与宋代皇帝崇尚艺术有一定联系吧。毛泽东写过一篇著名的《愚公移山》,现在想起来是非常的实在,也是可行的,这就是露天式采矿工艺,世世代代挖山不止,搬走一坐大山确实也是办得到的事。

  长屿硐天,这一中生代时期形成的山体已有亿年的历史,当你走进这石窟,就如来到了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地方,长屿硐天由千余洞窟及无数阶坎直穴构成,体积达6百万平方米,如此规模宏大的工程,要不是与采矿相结合,任何一位设计师,都不可能等到完工的一天。千年的铁锤声,造就了如此辉煌的奇迹,无不使人动容。在这千姿百态百米高的硐窟里,先人在穹顶的左右凿开一个硐孔,让阳光直射进来,这比人工的照明亮千百倍,在这人工创造的石窟里与大自然形成的灵粞洞,紫云洞等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因为穹顶有洞口,既有阳光,也有泉水,这天然的水帘洞,到了洞底就形成了一条自然的洞内潭,其潭水清澈见底,在阳光的映照下,蜿蜒向前,从观夕洞入口,乘两人脚踏船进入狭窄的水路,这一路东撞西碰的看似不远的水路,却很难完成这一行程,不少人在中途绕个石柱就返回了。但到了彼岸的人才能真正享受到这一梦幻奇景,妙不可言,那清彻的泉水映着一轮明月,苍穹四周的海市蜃楼,使人置身于弘一法师的“清凉世界”,上岸小坐,品一杯清香的龙井茶,这人生的烦恼都被这今夜星辰映得荡然无存。沿着狭小水路再一次艰难的前行,心中却觉得乐滋滋的,那些未进入这清凉世界的人们,定会在心中留下一种莫名的遗憾。

  出了船码头,我们来到了长屿硐天音乐广场,这不用音响器材的音乐厅,足以产生扩音器的效果,这古代乐器磬、扁钟所组合的悠扬的古乐声,把人们带回到唐宋时代。在长屿硐天里游玩,其心境是激动的,空气是新鲜的,视野是宽广的,自然光线是明亮的。硐天弥勒、天然壁画、心字岩、禅、凌宵洞、凌波桥、香水莲、观夕硐、硐天观音、万佛寺、泉声石韵、豁然形胜,真叫人留恋忘返。硐窟冬暖夏凉,说不定还能与治理疾病相结合呢。

  从长屿硐天出来,来到东海塘风力发电站。在一望无际的海滩湿地边,二十多只巨型风车在缓缓转动,利用风力在发电。远处湿地里,有个影子在快速地移动。当地的陪同人员告诉我们,这是渔民用划板在滩涂拣鱼虾。这人与自然的和谐,更加深了人们对党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的理解。温岭的先民从宋代开始就有了环保的意识。今天的温岭人,更是珍惜这份千年的文化遗产。

  在温岭的老街上寻访,有一种古老而陌生的感觉,是民国、清朝、明朝、元朝、宋朝......这里的石板屋,鳞次栉比。其建筑风格给我们留下了时间的痕迹。在石塘石屋群的墙缝里,我发现了一块宋代先民遗留下来的碗的碎片,上面有青花的纹饰。出于景德镇窑口,这片石屋群,有可能是温岭早期先民的遗址,其石屋的建筑风格最为古朴。

  其次是箬山老街,这建在山坡上的曲曲弯弯而狭小的街道,几乎全部都是用石头组成。石阶、石路、石栏、石凳、石屋,正因为这坚硬的岩石结构不易损毁,千年来老街还是保持着古朴的外型。十年的旅游城市宣传已得到了百姓的认同,我们走进一位老艺人的家,狭小的两层楼石屋里,底层的卫生间里还装了抽水马桶,楼上小屋里安装了空调,从外部看还是保持了古朴的格调。在箬山老街散步,这临海的石城,错落有致,其建筑风格犹如十七世纪欧洲的古城,箬山老街绝对可以与之相媲美。我们来到温岭市文物保护建筑陈和隆旧宅,这座石屋建于清朝末年,是临海的豪宅,三层楼,大小房十几间,现已修葺一新。温岭市风景旅游管理局的吕局长告诉我们说,这里将开设水上旅馆,游客可在海边钓鱼,欣赏箬山老街的风光,倾听海浪的涛声,以欢迎国内外的旅游团队来温岭。

  夕阳西下,我们下榻在流水坑新东巴黎假日大酒店,正遇捕鱼船归来,海风夹带着一股浓浓的鱼腥味,一艘木制的机帆船,就如传说中的海盗船模样,渔民们正搭起跳板,将一筐筐的鲜鱼鲜虾搬到岸边的卡车上。这场景真让人难以忘怀。一位本乡人告诉我们,近年来,为了让近海的海洋资源能修养生息,渔民把船开到很远的公海里去捕鱼,这些海产品只能供应旅游团队的用餐。在晚餐时我们尝到了各种各样的海产品;豆腐梅童鱼、鲳鱼羹、海螺拼盘、岩蒜。比海参还好的海味,带鱼饭,是温岭的特色。我们品尝着海鲜,也感受到温岭人的热情好客。在海洋资源日益枯竭的今天,温岭人也已很少品尝海鲜了。在箬山老街,偶尔见到一户人家在洒海鱼干,一问是打鱼归来的渔民,他们也不舍得吃。可见,有限的海资源是多么的珍贵。

  温岭的山脉与温州的雁荡山相接。中生代环太平洋西岸最大的岩台地所遗留下来陡峭奇峰比比皆是,到处都是小黄山的缩影。方岩书院就座落在悬崖的半山腰,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使你能俯瞰半个温岭的山海奇观。

  似乎因为有了黄山,温岭的山就被湮没了。今天来到了温岭,我有这样的感悟:黄山是大自然给的恩赐,而长屿硐天,则是温岭人勤劳智慧的结晶,是人类创造的经典。十年前,当二十一世纪的钟声即将敲响之际,国家天文台将第一缕阳光定格在东海之滨的温岭。如今沿海高速公路和高速铁路都已经通车了,温岭——一个古老而神奇的优秀旅游城市正在向我们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