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 硐

硐天石窟,世界奇观

采石文化是人们采石活动中与自然地理环境和社会人文环境相互作用形成和发展起来的文化。长屿矿山地质、水陆交通、采石场所、采石工艺、采石民俗等相互作用,不断产生、发展演变,在空间上和时间上留下一串串耐人寻味的文化印痕,这些印痕就是长屿的采石文化。它具有漫长的历史轨迹,厚淀的文化内涵,且具有物质与非物质文化的双重属性。


石窟资源

长屿硐天石窟群主要分布在石船坑两侧的凤凰山、黄监山、楼岙山山麓地带。它是因开采石板、石料而形成的自然文化景观,其惊人之处,在于岩洞的形成。这里不是天然洞穴,而是千百年来开采石板的工人一斧一凿地凿出来的。据研究,长屿石板的生产历史,比较可靠的是始于六朝,并延续至今,历经1500多年,规模不断扩大,共凿出了28个洞群,现还留有1314个洞窟。这些洞群一般高40余米、宽30米至50米不等,形态各异。有的如古代军旅中的巨大幕帐,长崖峭壁,雄伟惊险;有的洞体自山顶而下,深入山体,洞中有隧道,开口出山;还有的洞状如莲花、蟹、古钟等。洞最高达177米,被列入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名录的湖南武陵源的黄龙洞最高洞厅还高出2米,1998年已列入世界吉尼斯记录。


石窟地质

长屿硐天独特的地质特征是造就了长屿石文化的物质要素。优越的地质条件是长屿硐天形成的首要基础。主要有三个:其一,长屿硐天一带大约在130—115万年以前的白垩纪时期,火山喷发形成火山构造。喷发的火山碎屑,主要是由被抛射入高空后降落下来后形成的,在较低的成岩温度情况下,不发生熔解作用,从而产生结构不太紧密,易于开凿的以玻屑为主要成分的含角砾凝灰岩。其二,在这种火山地质持续作用下形成的厚度达200余米的巨大的含角砾凝灰岩,为后来采石过程中形成规模宏大的采坑提供了可能;其三,在火山地质作用后一亿多年的地质年代里,长屿一带构造活动不太发育,岩层没有遭受明显的挤压,避免了岩石破碎,为石板大面积开采提供了可能。


石乡的地貌格局

石材外运的地貌格局是物流要素,也是石文化传播的重要途径。新河地域15%为丘陵,是潜在的采石场所。山地丘陵地区石材资源的丰富性与山区交通的可达性是一对矛盾体。古代劳动人民,在交通条件十分落后的情况下,创造使用木制独轮车,铺筑呈“V”字型石板路面的山坡小道,一直沿用千年以上,至上世纪70年代,木制独轮车逐渐被胶轮车、机动车淘汰,突破了石料运出山区的瓶颈。

新河的水乡风貌,地势平坦,河港交叉,特别是金清大港水系,促进新河石材物流发展的得天独厚的条件。因石材体积大、质量重,不易在陆上运输,而水运具有成本低、运量大的优点,所以特别适合石材运输,尤其是在古代交通技术不够发达的情况下,水路运输成为石材运输的最佳选择。另外,长屿距海不远,所产石材可以经金清港出海,运往上海、宁波等地,方便进入石材匮乏地区,具有河海联运的特征,真是这种河运和海运也使得石文化沿河流水系及海港扩散得更远。


采石方式

石材开采,是石文化的生产要素。根据石材矿体的保存条件,长屿石材的开采可以分为露天开采和地下开采两大类别。露天开采地质要求高、植被分布少,一般开采规模小;当地表植被覆盖丰富,风化层较厚,剥离难度较大的时候,多采用地下开采。地下开采的石材往往随着深度增加,品质会越来越好,也越来越容易开采,刚采出的石材相对来说比较软,暴露在空气中一段时间后,石材又会坚硬起来。另外,不同的开采方式会对采石场景观造成不同的影响,露天开采会较大地改变当地的地貌特征,而地下开采可以较好地保护当地的生态环境,对地表影响较小。

长屿硐天采石遗址类型,主要为防坎式、直穴式、覆钟式等,同时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南北朝至隋唐时期,采坑多为小型露天防坎式和直穴式和小型半露天覆钟式;清代则主要为较大型的半露天覆钟式采坑。延至近代,则发展由采洞相连片的大型井下直穴式和覆钟式洞群。露天防坎式采坑,成簸箕状或椅背状,在突出的岩壁上,由水平或竖直两种采石面组成。多成群分布,或水平线形排列,或上下错落展布。规模不一般大,采面1—3米左右。岩壁上留有竖向凿痕,石板撬起形成的断面上有横向纹理。露天直穴式采坑,或称竖井式采坑,一般沿坡度较缓的岩壁下采,保留有比较完整的竖向采石面。部分采面外倾,形成底大口小的采坑,长和深均为数米至十余米。凌霄硐、道源硐内分布有典型的露天直穴式采坑,现都已积水成潭,似明珠点缀于众多岩硐之间,倍增了长屿硐天的神奇魅力。半露天覆钟式采坑一般从山侧开口,沿纵横方向拓展,形成口小腹大,状如覆钟的采坑。通常成群分布,形成洞连洞、洞套洞的覆钟式采坑群,一般硐高10米,大形叠硐采坑高达百余米。硐口直径数米,洞底直径数十米。这种坑口较小的采坑,既能解决了采石作业的通风和采光,又能避风防雨,足见劳动人民无穷智慧。采坑四周岩壁平整,均匀分布水平或斜向凿线痕迹。近代采坑工艺改进,在岩头一侧壁上有柱岩孔,形成以清代以前采坑的区别。覆钟式采坑的特殊结构,使其具有良好的音响效果,观夕硐利用这一功能,建成了面积2000余平方米的岩硐音乐厅。井下开采所形成的采石遗址规模最大,通常由直穴式、覆钟式采坑和运输,通风平洞构成复杂的井下硐群。首先向山体内横向掘进,形成水平运输巷道,然后向下开采。随着采石深度和开采面积的不断扩大,形成或成古钟,或如覆锅,或如桶壁的直穴式、覆钟式采坑,在山体内由石柱、石梁连结贯通形成纵横交错,硐硐相连的地硐天奇观。凌霄硐、水云硐等,就是井下直穴式,覆钟式的硐群代表。部分硐体因岩壁渗水而会聚成潭,形成“洞中有潭,潭水映石”的美景。

开采技术,在采石机械使用前,手工打楔法使用范围最广,流传时间最长,同时也是最有效的一种采石技术。手工打楔法指的是借助简单的钻凿和锤打工具,利用石材本身良好的劈裂性能,分离岩石的采石技术。楔子是手工打楔法中的重要工具,最早是木制的,现在一般用钢锻造而成,称为钢楔。


采石工序

长屿硐天石板开采的主要工序和工艺,千百年来并无重大改革,一直采用竖井开采,连洞扩展,平洞运输的生产工序,沿袭铁锨加榔头的手工工艺,延续保留至今,成为长屿硐天的特色景观,主要为六道工序:

第一道工序是“开面试采”。“开面”是在岩石表面清理出一定的平面作为石板开采的准备,通常选择裸露的岩壁开面。“试采”是要找准石板开采的方向,为全断面开采做好准备,通常是按火山碎屑的压结面顺层开采。“开面”和“试采”,都是正式开采前的准备工序。

第二道工序是“打岩头和打硝”。“打岩头”是开采石板的关键工序,只有在岩头位置产生平整连续的裂缝,才可能采下数百平方米的整块石板。“打岩头”的工序首先是由岩面向下凿孔坯,孔坯布成直线,孔深控制石板厚度。孔坯凿成后,使用小锤和铁鐏从孔坯底部往岩头和对边的“后落头”击出裂缝的工序,称为“打硝”。

第三道工序是“打断”。除岩头一边外,将石板开采面的另三个边凿断,使其与岩体脱离工序,称为“打断”。

第四道工序是“柱岩及划线”。 划线是根据石板的用途将石板划成需求的形状。打好岩头后,为防止岩头裂离,用短柱斜撑固定的工序称为“柱岩”。古代采石没有“柱岩”工序,采石成采率低;近代有所改进,从而提高了采石成材率。“画线”是按石板的规格要求,预先在岩上画定尺寸,作为后续工作的位置依据。

第五道工序是“凿铮”,这也是关键工序。是从岩头向后头凿孔打硝,使岩头的裂缝平整地向后延伸。“凿铮”的结果,能使数百米的石板与下部的基岩顺利分开。

第六道工序是“出板”和“递硝”。“出板”是按照尺寸裁取板材。石板裁好后,由绞车〔滑轮机〕绞动提升到地面。“递硝”,是工人用竹扛、麻绳,手上还拿一根短拄,用肩扛将石板从矿坑中或地面运走的过程;山坡运输用独轮车。矿工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好几天才能打一层硝,效益非常低下,工作十分艰辛。


石窟特色

长屿硐天与国内其它同类遗址的比较表

石板洞穴遗址
开采朝代
形成方式
现在开采否
长屿硐天
六朝时期 竖井开采、平洞运输、连洞扩展
安徽花山谜窟
可能晋代 竖井开采、连洞扩展
浙江龙游石窟群
待考证 竖井开采
浙江绍兴东湖
汉代 露天开采
广东番禺莲花山 
明代 露天开采

  硐天风光独特。洞体随岩性而变,形态十分自然,大有虽由人凿,宛自天开的景观效果。岩洞的形态有如古钟,顶如覆锅,四壁如桶,洞高数十米乃至100多米,底径三四十米不等。洞体自山顶而下,深入山体,洞中有隧道,开口出山。洞的组合形式多亲,有孤洞、双连洞,还有多洞相连的洞群,洞洞生奇,曲折回环,幽深奥秘。有的透空如天窗,有的峭壁横切似长廊,有的高下层叠成楼阁,有的洞中积水成潭,深不可测,水色澄碧,晶莹如玉,有的洞壁裂隙,渗水绢彩,形成奇妙的天然壁画。

文化景观独特。相传1000多年以前,就有佛道修行家们看中此地,他们因洞筑殿,摩崖造像,将石洞变成了“洞天佛国”、“神仙洞府”,同时造就了一处为世人游览和朝拜的胜地。双门硐、观夕硐、水云硐、净明硐等处,基本保存了古代竖井开采、平洞运输、连洞扩展为特点的遗址原貌。黄监山山岙保存一条唐宋年间建设的古运道遗址,长1000多米,落差200多米,坡度最陡处达60多度,断面呈V字形,从古运道可以推测古代的石板运输方式、开采量等。这些遗址具有很高的科学价值,是科学研究长屿硐天的重要标本。

硐天石窟的上述独特性,构成了独特的“硐天文化”。其内涵是充分显示人对自然合理利用、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特殊“石文化”。其表现形式有:

1、 宛如天成的大量石窟洞群自然景观。

2、融合在石窟洞群中的大量硐天佛国文化景观。

3、众多以“石”为原料的生活用具。如石梁、石屋、石凳、石臼、石磨等。

4、一大批以“石”为素材的石雕艺术品。如石亭、石坊、浮雕、佛雕等等。

5、利用自然、顽强奋斗的社会人文精神。


  • 标题